一个摇滚青年的自我修养

张北音乐节行记


我,是谁

摇滚的我

是不顾一切的叛逆,用金属的声音表达自己与众不同的存在。

也是温暖与安静,用音乐和文字娓娓道来内心的怡然自得

长发、花臂、怒吼,这是摇滚。

衬衫、球鞋、小清新,这也是摇滚。

这都是我,这也不都是我。


洪文 来自新疆的70后民谣歌手,在北京从事平面设计工作以完成音乐梦想,一直活跃在北京的民谣舞台与音乐现场。


摇滚,是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。在奔波劳碌的生活中,这里有你需要的纯粹的安宁。


越野的我

是踏平坎坷的气势,车轮滚滚,万里河山尽在脚下。

也是谦和与博爱,走过的路,是对大自然的致敬。

戈壁、沙漠、无人区,这是越野。

草原、露营、音乐节,这也是越野。

这都是我,这也不都是我。



张北的天,很蓝。在夜幕降临之前,草原宁静得像一个童话王国。巨大的舞台伫立在草原上,这是草原上唯一的地标。但是我知道,这片草原的激情,很快就会被我们一同点燃。

你能说清自己追求的是什么么?摇滚能够告诉你。郝云说,要去寻找我要的自由;郑钧说,我梦寐以求,是真爱和自由。这个夜晚,这块草原,拥有真正的真爱和自由。

音乐节也有夜晚——摇滚的我是澎湃的,越野的我是宁静的。我和我,和我们的朋友们,在张北草原音乐节,我们为音乐,无数次碰杯,无数次拨动琴弦。




我,做什么

从北京来到张北音乐节,只花了不到三个小时——一路的柏油公路,摇滚的我很舒适,越野的我当然没有尽兴。于是从张北音乐节回到北京,我和我走了整整三天。

我喜欢草原,喜欢看风在草滩上吹起波澜,喜欢看马儿扭过脖子望着我。我为一草一木放歌,为每一只蜜蜂和每一朵白云歌唱。在草原上,我是自由的歌者。

解决问题有很多种方式。但是我喜欢最“折腾”的一种——源于普拉多强大的越野性能和永远值得信赖的品质,我和我选择最崎岖的一条回京之路。这条路,足够代表摇滚的态度!


我,不停歇

这世界很大。只要我抱着吉他一直在唱,音乐就会响彻世界舞台的每一个角落。

这世界很大。只要我的车轮一直在转,每一个远方就会来到眼前。

我和我,都不会停歇。这是一个摇滚青年的自我修养,也是一个越野人的自我修养。